Chengchi Buddhist Philosophy Forum政大佛教哲學論壇

​正視美「中」資通訊貿易對弈,找到臺灣最佳戰略位置-青年日報社論 2018/4/28

正視美「中」資通訊貿易對弈,找到臺灣最佳戰略位置

據美國《星條旗報》報導,在絕大多數機敏情境下被美軍官方明令禁用的華為手機,竟在美軍駐歐基地內販售,致使美軍情報官員必須公開「敦促」駐歐美軍不要在基地商店購買與使用這些有高資安風險的手機,以免肇生安全防護漏洞。包裝在便利、「聰明(smart)」、品牌效益與市場自由的智慧型商品形象糖衣之下,資安風險的安全控管在如此著重情報安全的美軍管制範圍內,竟然可以如此被輕忽,以及難以明令嚴禁,這凸顯的是數位國土的來臨尚未被目前的國土安全防護體制理解清楚,這與日前美國參議院與其參謀竟無法在連續兩天的聽證會上,就臉書所引起的數起重大、明確數位國土安全危機,對臉書創辦人提出任何實質挑戰之情事,兩兩遙相呼應,一再警示我們,就數位國土來說早已然煙硝四起、兵臨城下,而我們警覺不夠,還不知對其防治與因應實是刻不容緩之迫責,而非居安思危之遠慮。

美國官方對大陸大型電信業者的不信任其來有致,其中特別以華為為最明顯目標。早在2008年與2011年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便以國家安全為由,分別阻止過華為對美國軟體商3Com的併購案以及3Leaf system的部分智財權收購案,其表列的諸多理由,便可理解美國對華為不信任之淵源。理由包含:華為總裁本人不止為資深重量級共產黨員,同時還為解放軍上校退役;創業資金來源不明,至今與多數大陸國家銀行財務往來亦不透明;與解放軍有密集技轉往來;大量具道德爭議性之商業行為記錄;有對海珊、伊朗、塔利班提供服務的長期記錄。今年二月包含美國中情局、聯邦調查局與國家安全局都在參議院作證,表示華為的產品為中共政權提供了惡意修改或竊取信息之巧門,以及進行「未被發現」的間諜活動。

當然,此間之際,美國國家安全局也被爆出非法監聽華為的醜聞。2014年《紐約時報》與德國《明鏡》周刊據史諾登泄密的檔案,指稱美國國家安全局曾侵入並暗中監視華為總部的伺服器,而且取得了華為的路由器和複雜的數據交換機相關的技術資訊,甚至進而對中共重要領導幹部進行監聽。此舉不止遭到華為與大陸官方的譴責,國際輿論也給予美方不少壓力。

今日,正當美「中」兩國貿易角力方興,美國上週才以七年硬體禁止採購令封殺大陸電信商中興通訊,還傳出中興恐被禁止使用Android系統。同時,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也投票通過,禁止受聯邦政府資助的電信營運商使用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風險的供應商之服務,這被認為是針對華為的貿易禁令。或許有人會說,在這個時機爆出美軍駐歐基地販售華為手機的新聞,是貿易對峙的棋局一著,美國或許正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在進行大規模的商業對弈,阻止大陸這兩大電信業者在美洲大陸的迅速茁壯,但是,不論就實質上機敏場所的資安控管,或者電信服務所涉及的大規模數據保護,以及該產業所占全球以及美「中」兩方各自GDP中重大比重的資本遊戲,在在都攸關國土安全,都應該以國安層級跨領域整合地嚴正以待才是。

一向與美軍關係密切的澳洲以及臺灣,其實也都屢次以國安為由,阻止國境之內大陸大型電信供應商的商業行為。有趣的是,前述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對華為的禁令,卻在美國亞洲堅實盟友日本掀起波瀾。相較于美國不論在資訊安全層面、商業競爭層面、甚至是技術競爭層面,已在電信服務產業中佈局好戰場並發動攻勢,日本不止不願意進一步在法規上配合美國採取禁制手段,甚至在業務上還有與華為越來越密切合作的跡象。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在政府與民間企業通力合作下,日本總務省預計在2020年實現商用化的5G技術,事實上,華為便佔了重要的角色,現在因美「中」電信貿易與技術競爭的白熱化,日本反而陷入了尷尬。

反觀,過去曾有多次動員廣大市場以對國際政治局勢之爭端進行報復的大陸,面臨其境內最大兩家大型電信業者進軍美洲的受挫,很有可能正在籌備反制計劃,蘋果公司可能是主要的目標。過去中國曾經針對日本、韓國、菲律賓發動過抵制報復,但是如今面對的對手是美國,在民眾日常生活中普遍充滿美國技術與產品的依賴,從電腦與手機中的硬體、作業系統與軟體,到民生用品、飲食購物等等高度依賴的條件下,要挟市場對美國報復,恐怕成效不彰。又通訊硬體技術目前仍然掌握在美國手中,在美國重重採購禁令下,中方在此局之中所能施力之空間十分有限。

事實上,資通訊產業基礎建設與關鍵技術大多仍然掌握在美國手中,如美國對大陸通信服務在國家安全議題上的疑慮,美國對全球的資訊控制,早就是歐洲主要經濟體與亞洲主要經濟體深所忌憚之處,二戰以來歐洲、日本與進來的大陸急迫地想要建立自主作業系統、自主電腦模型,甚至是在人工智慧技術上超越美國,早已是非常明顯的事實,從這個角度來理解日本面對美「中」資通訊貿易與技術競爭的曖昧與尷尬,就容易許多。

在機敏場所的資訊安全防護已是老生常談,但是我們不可有一絲一毫的輕忽,甚至我們應該要健全資安防護體制,從法規與管制面自主限縮弟兄們非必要的資訊方便,並在科技作業上不斷精進,強化我軍資通訊作戰的健全整備。更重要的是,如今美「中」的資通訊貿易對弈與科技競爭,臺灣不僅僅因產業結構而將命脈深涉其中,在諸多軟硬體甚至是策略上的關鍵技術,臺灣都扮演十分重要的參與者、甚至是貢獻者的角色。我們應該認清當前數位國土的國際現勢,並且找好我們自己的戰略定位,從中為我國同時也為國際社會,創造充滿更多希望的未來才是!

https://www.ydn.com.tw/News/287099





Edited 7 time(s). Last edit at 04/28/2018 06:45AM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
Views: 413,945